不怕

無所事事,有著大把時間卻害怕去往任何一個地方

我想扳開我的骨盆,拆下兩旁的髖,雙臂舉起它們然後大手一揮,震掉這些爛成歪泥的骨頭。
誰來踩碎我的大腿,拆解我的肥腰,再把我重新組回一個完整的人。

這就跟學數學一樣。我想。

一開始得努力記牢公式怎麼寫,這公式又是從哪個原理導出來的,才有機會在日後解題破萬卷,下筆6的起飛,狂甩同桌10條街。

奈何我總是太急了,瞧不起這些技藝的困難度,把百人副本當作5人小本在練,打一會兒見沒什麼成效就撒手放棄,被路上隨便一隻小怪殺回復活點。

學畫、學混音、學調教、練唱,都很耐心栽培的。

備考之路還很長。

原來小藍叫過莫笑兄弟,這暱稱超可愛,感覺他喊這句話的時候眼神是發亮的

我在考一場試。

我深根地固的拖延症像是恐懼的正式病名,一切的猶豫推託只是害怕得不到結果,於是便吝嗇起了努力。

無所畏懼太過困難,但足夠勇敢還是值得一試的。

不怕、不怕....
不必頂天立地,但求我無所畏懼。
喜歡的人跟喜歡的角色終究是不一樣的......雖然是枚河粉但是要求交往(。)的話一定是一帆!
河河人緣好脾氣好處世態度好,跟自己完全是不同世界的人,放在三次元裡我根本不敢接近太亮眼了寶寶超怕!!!!!!
......等等等等我好像突然懂此彼裡面藍藍對葉不修的心態了。
社會你藍哥自帶點醒戀心的謎之buff我又相信愛情了!

都會過去,那些激動的心情、甜蜜的酸楚、嘴角上的微笑,過沒幾天就會通通忘掉了。
卻該死的只有肉體上的傷害能留下,拖著自己碾過一段又一段路。
人間煉獄。

想要用盡一切活在當下,不拖拉不迂迴,不留給那些還未清楚的明天。

被手足催化了最原始的憤怒,呵呵她也是挺屌的,我都不知道她到底是仇人還是我家人了。

需要一個河河鎮壓我的情緒。
你怎麼那麼的厲害那麼的強大,面對工作的壓力、肩上的責任,還能耐下性子處理,然後以小成大,你是人群裡平凡的那一個,比不上你家大神那樣光輝耀眼,卻在平凡裡散著最柔和、最舒服的一道光。

是啊,他那麼好,你為什麼要把他從我身邊奪走?

所有的父母都會傷害子女。

這真的是很正確。

我的時間在很久以前停住,停得太久以至於到現在還害怕開始。夏天剛到,時光正好,看著喜歡的他們讚揚著自己的青春,我非但沒感到喜悅,反而浮上許多焦慮。

愈想愈發茫然,我只好拿起筆來。

什麼都不想做ˊ_>ˋ

煩死了,總是被無所謂的事情限制

倦於與人相處。

《上機》

不知道該不該去教其他人,這樣簡直自私,下一次在試著去教別人好了。

記取這次教訓,然後不要再自責。

記得花王說過的話。

即使現在空虛到只能敲鍵盤聊慰;即使因為麻煩而不去赴應該可以去的約。

即使明明覺得經營人際關係很複雜,卻仍因為自己的被動而感到寂寥。

即使現在像個14歲沒朋友的中學生這樣耍自閉。

即使因此而冷卻邁出步伐的熱忱。


我想一個人活著。

有時候不禁會這樣想。


但是會有這般渴望,也是因為曾知曉了人的溫暖。

對於這奇蹟衍伸出的悲傷,我決定還是去讚頌它。

唱著讚美詩的同時,讓我們也隨著旋律飛揚吧。

我明明愛戴她,卻仍常在對話時不由自主地感到心煩ˊ_>ˋ

要讓大學,對得起高三,對得起父母,對得起自己。

沒有信仰就活不下去。
瞭解了原來以前之所以覺得無目標的生存與自己無緣,是因為有幸依附著那些信仰,讓他們推動我向前,不畏風雨、像個孩子。
察覺到現實的嚴厲而退縮、或懂得收斂不該說成是成長。
這其實是放棄信仰的前兆吧。
今年的信仰該充值什麼呢?

一些事,若不細想,就不是那麼回事

決定放棄
她是最惡質的一位家人,即使她對我們尚存愛意
我們愛她,但卻不喜歡她
已經有人放棄很久了,我決定跟上他的腳步
決定當她從未存在
我們以她為恥。


十分地理解雪男........

私は彼女を愛してる

そして、心から嫌いだ。

他們的神明用宗教剝奪我們的信仰

真剣に生きれないたら私は私がなくなる

溫藏著就好。

もう5年だね

どうか我が魂の居場所を奪わないて欲しい

うまく楽しい生きられない人間同士

私はただ
同じ光りに飛び降りたいだ。

お前は、静かに微笑むことができるだろうか?

あなたはまるでそういってるように笑っている
ありがとう、綱吉さん
この時の私を救ってくれてありがとう
せんぬまの綱吉さん本当に好きです。

懐かしい夢を見た。

不知為什麼在外婆家
球球也在,這有點奇妙
章魚送我生日禮物,說是回禮
花的小說上寫了他的名字,被問到為什麼的時候有點害羞
大俠很在意她的胸圍ˊ_>ˋ
大家離開了之後,我因為忘記了東西所以衝回外婆家拿
大俠跟豆芽再等我。

夏が来た
胸が少々苦しくなる
期待なのか、悲しみなのか
曖昧な感情の中に考え続く

わたしがなりたいのは、いちばん悲しい時に素敵な笑顔になれる人。

我想成為即使悲傷也能溫柔微笑的人。

如果給予我可以推託的原因,我就只會逃避

把錯誤攬在自己身上比責備別人還要難受
所以,正因如此,我才能前進

請不要給我一座遮風避雨的驛站,對我這種彆扭的旅人而言,高過一杯溫水的熱度足以把我灼傷

ちょっとだけ泣きたくなる

ときとき、悲し過ぎて泣く。

一邊鬼打牆的過程中思索到
只要忘記就好了
當時突然一陣興奮的暖流從胸口掠過
就是這個了吧
當時這麼想
但是因為考生遺留下的檢場 驗算的龜毛個性
還是再滑了一下手機看了各式地方
過程中,發現胸口的暖流似乎不見了
所以,我便覺得是因為我拖拖拉拉疑神疑鬼不肯邁向正道,於是乎相棒開始催促我or我惹他生氣了
每當後悔那段小小的猶豫的同時
胸口就算一陣很明顯的苦悶
彷彿掉落深海無法呼吸
就連現在也是這樣
但我起初無法不去在意
可能,要我在意那段小小的猶豫,就是那個惡劣傢伙的把戲吧
悪いな 相棒 俺はいつも情け無いな

あの迷うは
仕方ないの事だ!!!!!!

だから

忘れろうよう
進まないなら、きっと何も感じてない
忘れ、そして進め。

忘れろう。

靈魂之死是這世上最恐怖的事情。

辛いよな

心中還是存有空虛,但是已經比之前好多了
也已經找到原因了
只是這份空虛不管來幾次還是這麼令人絕望
正視的焦躁與漠視的迷茫交錯,讓人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可是,只能繼續前進了

我只是想要每天醒來的時候
不會渴望死去而已

我已經想放棄了
算了

反正我什麼都做不到

已經、不想去、證明什麼了

掙扎太痛苦了

明明已經遍體鱗傷過了

明明以為已經結束了

已經不想再自以為勇者一樣笑著掙扎了

已經不想笑出來了

已經無法相信自己了

我什麼都做不到

這個賭博從最初就輸了

即使已經成為大人了

卻還是只能想嬰兒一樣大哭

自負

逃避

漠視

害怕地不敢直視光明

明明連思考都做不到

我做不到

做不到

只會一次又一次的失敗而已

如果死亡不會感到痛苦就好了

如果死亡不需要勇氣就好了

我迷失了道路、丟棄了自我,不知該向往何方,不曉得怎麼回家。

我覺得我挺不過去
我為什麼要挺過去
我已經艱難地挺過一次了,為什麼我得再下一次地獄
人生第一次覺得自己什麼都做不到
什麼都不想要
不想要考好、不想要唸大學、不想要讀書、不想要力爭上游
20年來第一次
過去不算長的人生裡我一直固執地挺著自己的原則,即使是高二情緒低靡並休學時,我也沒有放棄墮落,想持續逃避
但是現在不一樣,我已經不知道該為什麼而努力了
自尊和榮耀都在這一年中被一群剛好到來的小事消磨
我每天都一定會哭個幾次
即使在過去四年的高中人生裡我也沒像這段時間哭過這麼多次、意志如此消沉
我不會向任何人說這件事
不是因為我孤僻、自我
只是因為我知道就算向別人傾訴,煩惱也不會就此消失
明天、我一定還是會再度哭著醒來。

長い長い 覚めない悪い夢みたい。

很難過很難過很難過
難過的想死
不想讀書
非常的想死

© 柳穿/Powered by LOFTER